<i id='3bh6t'><div id='3bh6t'><ins id='3bh6t'></ins></div></i>

    <code id='3bh6t'><strong id='3bh6t'></strong></code>
      1. <ins id='3bh6t'></ins>
      2. <tr id='3bh6t'><strong id='3bh6t'></strong><small id='3bh6t'></small><button id='3bh6t'></button><li id='3bh6t'><noscript id='3bh6t'><big id='3bh6t'></big><dt id='3bh6t'></dt></noscript></li></tr><ol id='3bh6t'><table id='3bh6t'><blockquote id='3bh6t'><tbody id='3bh6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bh6t'></u><kbd id='3bh6t'><kbd id='3bh6t'></kbd></kbd>
      3. <span id='3bh6t'></span>

          1. <i id='3bh6t'></i>
            <acronym id='3bh6t'><em id='3bh6t'></em><td id='3bh6t'><div id='3bh6t'></div></td></acronym><address id='3bh6t'><big id='3bh6t'><big id='3bh6t'></big><legend id='3bh6t'></legend></big></address>
            <dl id='3bh6t'></dl>
            <fieldset id='3bh6t'></fieldset>

            千萬別弄丟你的鑰匙

            • 时间:
            • 浏览:8

              顧美沒有晚飯後離開寢室的習慣,她總喜歡先躺在床上睡覺,睡上兩三個小時,醒來時正好在晚上九點左右,因為這時網上在線的好友才比較多。這個習慣她一直都沒有改變過,既使搬入新寢室的這一個月,她也是這樣做的。

              這天,寢室裡隻有她一個人,睡前她把事先買好的新拖鞋拿瞭出來,那是雙淡黃色的拖鞋,上面印有她最喜歡的蠟筆小新圖案。她把拖鞋放在瞭床邊,準備醒來時穿著它上網,想必感覺一定妙不可言。

              她上床不久就已進入夢鄉。醒來時已是九點三十分,寢室裡還沒有人回來,顧美邊罵自己是豬,邊匆匆忙忙穿上拖鞋直奔電腦而去。網上在線的好友很多,顧美的QQ也開始繁忙起來。但是,她卻感到一種異樣,那就是腳下的拖鞋。蠟筆小新拖鞋的鞋底本應該是很厚,很軟的。可是腳下的這雙拖鞋卻是硬綁綁的,而且好像還有一股涼風從腳下爬瞭上來。

              顧美轉過身,看到床下空空的,這說明蠟筆小新拖鞋已經穿在自己腳上,可是感覺怎麼有點不對勁呢?她把椅子向後拉瞭一下,把雙腳伸到瞭燈光下,她看到腳上穿的並不是那雙新買的蠟筆小新拖鞋,而是一雙綠色的塑料舊拖鞋,和公共浴池裡的那種差不多。

              怎麼會這樣?這雙舊拖鞋是誰的?自己的拖鞋哪去瞭?顧美呆坐在椅子上,仔細打量著房間裡的一切,沒有發現任何不同。她又去檢查門,發現門鎖很牢固,找不出任何有人進入的跡象。自己熟睡的時候到底發生瞭什麼?難道有人用鑰匙打開瞭門,換走瞭拖鞋?顧美想到這裡,感覺渾身上下的汗毛都豎瞭起來,頭頂涼颼颼的。

              這時,門開瞭,寢室裡的其他三個女孩都回來瞭,她們有說有笑的,各自爬上自己的床。顧美依然呆坐著,她抬起頭,對旁邊的小舒說:我新買的拖鞋突然不見瞭,而寢室裡卻多瞭一雙舊拖鞋,好像被人調換瞭。

              不要編鬼故事嚇人瞭,我可不怕哦!小舒拿起顧美床下的舊拖鞋,仔細端詳一番,說:這麼雙拖鞋沒有什麼特別的,下次最好找個再破點的來騙我們。
             
              顧美想再說點什麼,卻發現寢室時已經沒有瞭聲響,隻好關燈、睡覺。第二天早晨,顧美去水房刷牙的時候,發現人已經滿瞭,她隻好等在外面。在水房裡擁擠著的一雙雙拖鞋中,顧美驚愕地發現瞭那雙蠟筆小新拖鞋,它正穿在一個矮胖、短發女孩腳上。顧美不動聲色地站在水房外面,那個女孩出來的時候,顧美說:你的拖鞋真漂亮,在哪兒買的?

              那個女孩並沒有看顧美,而是把目光盯在她腳上的藍色拖鞋上,女孩瞪大眼睛,說:你腳上穿的是我的拖鞋。

              你腳上的拖鞋也很像我新買的啊?顧美指著女孩的腳說道。

              你住在幾樓?

              我住三樓。

              我住四樓。女孩子邊說著邊把蠟筆小新拖鞋遞給瞭顧美,兩個人把鞋都換過來後,女孩驚恐地東張西望一番,然後,把顧美拉到瞭樓梯拐角。你知道嗎?我們寢室還有人被換過東西,不幸的是那東西不知道換到哪兒去瞭,也不知道是誰幹的,有點邪門啊!晚上要把門鎖好。

              顧美看著女孩故弄玄虛的樣子,茫然地點點頭……這天晚上,顧美沒有睡早覺,喝瞭兩杯咖啡,看瞭幾頁書後,就又把自己掛在瞭網上。她上網使用QQ的時候很小心,因為她的QQ密碼曾被人盜走三次。痛定思痛,總結教訓,顧美不僅申請瞭密碼保護、加長密碼位數,而且還在每次上網後都把機器上的資料刪掉,可謂用心良苦。既使這樣,顧美上網也總是膽戰心驚,生怕再次被人盜走密碼。
             
             直到寢室裡響起三個女孩交相輝映、此起彼伏的夢話時,顧美才戀戀不舍地下線

            ,她用手指拍瞭拍液晶顯示器方方的腦袋,自言自語道:睡個好覺,做個好夢,忘掉拖鞋的事情。關掉瞭電腦,拔掉瞭電源,顧美鉆進瞭被子裡……不知道過瞭多久,睡夢中的顧美被小舒推醒,看樣子她剛從廁所回來,小美,你的電腦怎麼還開著啊?你還用嗎?

              顧美將信將疑坐起來,她看到電腦主機上的燈還亮著,顯示器上蠟筆小新依然認真履行屏幕保護職責,兢兢業業地跳著草裙舞。顧美的心怦怦跳著,汗也流瞭下來,電腦明明是關上瞭,怎麼會又被打開瞭呢?顧美讓小舒打開燈,她坐到瞭電腦椅子上,晃動鼠標,蠟筆小新隱去,奇怪的是屏幕好像小瞭許多,她沒有多想。在電腦工具條上,排列著四個已經打開的QQ號碼,顧美一眼就看到瞭自己的號碼,而且還有寢

            室裡其他三個人,望著那一個個閃動的彩色圖標,顧美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被炸開瞭,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舒真是比豬還要笨,不戴眼鏡就和瞎子差不多。摸瞭好半天才找到開關。燈打開瞭,顧美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差點沒叫瞭出來。液晶顯示器沒有瞭,擺在她面前是一個15寸,橢圓型,黑乎乎油膩膩,佈滿劃痕的臺式機顯示器。顧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認為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幻覺。可是,事實卻是這麼令人難以接受。她心裡在做一個恐怖的推測,有人在深夜打開寢室的門,換走瞭液晶顯示器,並根據已盜得瞭QQ密碼,啟動瞭寢室裡每個人的QQ

              這有可能,但不實際, 因為這太荒唐瞭。顧美把這件事報告給瞭學校保衛處,

            保衛處的人答應會調查一下的,告訴幾個女孩先回去等一等,但從保處衛人員的口氣中,顧美感覺到他們根本就不相信她說的話,他似乎認為她們是編造謊言,用以騙取一臺液晶顯示器。電腦不是個問題,重要的是,這間寢室太詭異瞭。

              顧美的腦海裡反復出現胖女孩的話,有點邪門啊!有點邪門啊!她又和其他三個女孩去瞭學校的總務處,要求調換寢室,理由就是拖鞋和顯示器事件。總務處的老師是個和藹的老頭,頭發快掉光瞭。他說,如今已是九月末,新生大批入校,寢室非常緊張,既使換寢室也要再等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