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giraj'><div id='giraj'><ins id='giraj'></ins></div></i>

      <code id='giraj'><strong id='giraj'></strong></code>

        <dl id='giraj'></dl>
      1. <acronym id='giraj'><em id='giraj'></em><td id='giraj'><div id='giraj'></div></td></acronym><address id='giraj'><big id='giraj'><big id='giraj'></big><legend id='giraj'></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giraj'></fieldset><span id='giraj'></span>
            <i id='giraj'></i>

          1. <tr id='giraj'><strong id='giraj'></strong><small id='giraj'></small><button id='giraj'></button><li id='giraj'><noscript id='giraj'><big id='giraj'></big><dt id='giraj'></dt></noscript></li></tr><ol id='giraj'><table id='giraj'><blockquote id='giraj'><tbody id='gira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iraj'></u><kbd id='giraj'><kbd id='giraj'></kbd></kbd>
          2. <ins id='giraj'></ins>

            不能做的事

            • 时间:
            • 浏览:8

            那一天,我在單位裡加班,一直到深夜才完工。

              本以為趕不上末班車瞭,出門卻看見遠處有公車駛來,就追到車站上瞭車。

              上車後我才覺得奇怪,因為夜間不會堵車,末班車出站和到站的時間都比較固定,當時的那個時間才開到這一站不太可能,不過也許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瞭吧。

              我這麼想著,用眼睛掃視瞭一下車廂內的情況,除瞭司機和售票員外,還七零八落地坐著一些個乘客,按末班車的標準來看,似乎人數也不算少瞭。

              我剛想就近找個空位坐下,突然被人碰瞭一下,往旁邊一看,是位幹瘦的老人,他抬起佈滿皺紋的老臉,神秘兮兮地跟我說瞭一句:不要坐!就走到另一個空位旁去站著瞭。

              我看他吃力地扶著把手,隨著車行的顛簸,身體也是顫巍巍的,卻絲毫沒有要坐下的打算,也不由心生疑慮,再仔細觀察那些坐著的乘客,竟都低垂著頭,全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讓人看不清容貌,甚至就連司機和售票員,也都像是在打瞌睡似的。

              一股麻嗖嗖的感覺突然從我腳底心躥瞭上來,讓我的小腿肚一陣抽搐。

              心裡有點兒慌,我強迫自己鎮靜下來,扶好把手,把視線放到窗外,看道路兩旁的後退光景,心思卻不自覺地放到瞭車內的乘客身上。

              我發現車子每到一站都會停,但門開後,既無人下車,也沒人上車,這樣過瞭幾站,就到瞭我該下車的地方。

              走到下車門後,我刷瞭卡,習慣性地看瞭一眼餘額,15.4元,暫時不用去充值。

              下車後,我感覺身後有人,這才發現,那位老人竟然也跟著我一同下瞭車,剛想說些什麼,卻被老人搶瞭先:小夥子,幸好你聽瞭我的話,沒有坐到座位上,不然就會和那些人一樣,隨著車子來回往返於這條道路,永遠也醒不過來瞭。

              我很震驚,嘴張著,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想問為什麼,想問是怎樣,卻又害怕知道答案。

              這種車,隻要不坐下,就沒關系。

              我驚訝地回過頭,那老人竟無聲無息地走到瞭我的身後,並快速消失在瞭夜幕當中,獨留我呆立在路燈之下。

              第二天去上班,我在下車刷卡時又看瞭一下餘額,竟還是154

              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天夜裡所搭乘的公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卻養成瞭一個習慣,夜裡坐車,即便空位再多,也絕不坐下!

              ——

              我看著網絡上所謂親身經歷的靈異事件交流帖,以往都隻是單純當故事來看的,就像多年前曾經沸沸揚揚流傳過的北京330路公交末班車的神秘失蹤事件,當時我還小,後來上網查過才發現,網絡流傳的版本完全都不一樣。

              有說是330路的,有說是375路的;有說上車的是三個穿著清朝官服的老鬼,有說是兩個穿著軍大衣的殺人兇手架著一個被偽裝成醉鬼的死人;有說將一名乘客拉下車救瞭他的是一個老頭兒,有說救人的是個老太太;還有版本說是電視新聞上都播放瞭,那還會搞不清那位老人的性別嗎?

              當時覺得這些靈異事件都是騙人的,可現在卻不由得開始相信起它們的真實度來,不過網絡世界畢竟虛實難辨,有些也許最初是真的,後來傳來傳去就傳出瞭錯版,有些也許根本從一開始就是捏造的虛假故事。

              懶得去分辨這個神秘公交車的真偽,時間也不早瞭,我便關掉電腦,爬上床去睡瞭。

              第二天比平時早起瞭十分鐘,雖然單位不遠,但頭兩天剛下過雪,路不太好走,所以得提前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