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w8n3x'></dl>
<i id='w8n3x'><div id='w8n3x'><ins id='w8n3x'></ins></div></i>

    <acronym id='w8n3x'><em id='w8n3x'></em><td id='w8n3x'><div id='w8n3x'></div></td></acronym><address id='w8n3x'><big id='w8n3x'><big id='w8n3x'></big><legend id='w8n3x'></legend></big></address>

      <span id='w8n3x'></span><fieldset id='w8n3x'></fieldset>

        <code id='w8n3x'><strong id='w8n3x'></strong></code>
        1. <i id='w8n3x'></i>

        2. <ins id='w8n3x'></ins>
        3. <tr id='w8n3x'><strong id='w8n3x'></strong><small id='w8n3x'></small><button id='w8n3x'></button><li id='w8n3x'><noscript id='w8n3x'><big id='w8n3x'></big><dt id='w8n3x'></dt></noscript></li></tr><ol id='w8n3x'><table id='w8n3x'><blockquote id='w8n3x'><tbody id='w8n3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8n3x'></u><kbd id='w8n3x'><kbd id='w8n3x'></kbd></kbd>
          1. 娃娃的瘋狂

            • 时间:
            • 浏览:5

              喀吱喀吱,喀吱喀吱喀吱……三個月大的拉佈拉多犬,蜷縮在薄盎子堆成的溫暖小窩中,做著香甜的夢。但在下一刻,它突然驚醒瞭,它聽見瞭一種咬合聲,是野獸啃噬獵物時發出的聲音。小拉抬起頭來,睡眼惺忪地用鼻子四處聞嗅,循著那奇異的喀吱聲而去,它經過瞭飯廳,來到瞭廚房,它看到廚房深處,有兩個深紅色的亮點。它本能地朝那亮點低吠兩聲,夾著尾巴往後退,它知道那是一雙眼睛,也感覺得出那一雙眼睛散發出一種令它不敢招惹的氣息。

              小拉躲回小窩,縮瑟著,嗚嗚幾聲,它還很小,它希望多被抱抱。喀吱喀吱喀吱,獸咬聲持續不停,且越來越近,小拉在恐懼之中再度進入瞭夢鄉,它似乎做著噩夢,它的身子隨著噩夢不時顫抖,伸伸腿、抖抖爪子什麼的。“啊!小拉,看你幹的好事!”婷婷叉著腰,怒氣沖沖地罵,她俯身蹲下,將驚醒的小拉抱起,拖起它的屁股,拍打幾下。小拉的窩邊散落著棉花和絨毛佈,有些較大塊的部位,看得出來是手和腳,腳上有黑佈縫成的指印,其他諸如嘴巴、眼珠子等部位,亂糟糟散成一團,在這些東西變成這副模樣之前,它是一隻叫做“粉粉”的粉紅色熊型玩偶。是前年致嘉送給婷婷的情人節禮物,價值六百九十九元。

              婷婷雙手捧著小拉的雙肩處,將臉靠近小拉鼻尖,皺著眉頭斥責:“你知道你幹瞭什麼好事嗎?你為什麼這麼頑皮?”小拉吐著舌頭,它哪裡知道自己幹瞭什麼好事,它甚至忘瞭昨晚的喀吱喀吱聲,隻知道今天一早上醒來,小窩旁邊就散落著“粉粉”的斷肢殘骸,它也老實不客氣地咬個幾口,就讓伸著懶腰走出房門的婷婷看見瞭。

              婷婷莫可奈何地替粉粉收屍,在小拉碗中倒瞭些飼料,她將粉粉的毛皮棉花裝成瞭一袋,拎到客廳坐下,呆愣愣地撥動袋中粉粉的鼻子,越想越不甘心,她拿起電話,快速按著鍵。“致嘉──小拉把粉粉咬爛瞭啦!”婷婷嘰裡呱啦地向致嘉抱怨起來,許久之後,才哀怨地掛上電話,換衣化妝,準備出門趕搭捷運上班。婷婷離去前,又拍瞭拍小拉的屁股,捏著它的耳朵說:“你不要以為你可愛,就可以為所欲為。

              你下次再不乖,我就會狠狠地打你,或是把你丟到街上去,讓你當流浪狗,知道嗎?”汪!小拉開心地叫,拼命搖著尾巴,它以為婷婷花費很多時間換衣之後,終於要陪它玩瞭,以至於見到婷婷關門外出時,小拉嗚嗚地哀叫不已,不停扒抓著門。

              好一會之後,小拉垂頭喪氣地遠離門邊,開始瞭它一整天的探險,它在客廳繞圈,什麼東西可以咬,什麼不可以咬,小拉可記得一清二楚。在客廳裡轉瞭一圈,它覺得有點累,趴著歇息一下,繼續探險,婷婷的臥門是緊閉的,另外一間房則未關上門,裡頭有一些矮櫃,擺放著書籍、飾品,在房中另一側的地毯上,堆放著超過一百隻的玩偶,有大有小,形形色色。這些玩偶大都是致嘉送的,也有小部分是婷婷自己買的。

              小拉走到瞭地毯旁,對著幾隻玩偶聞嗅一番,擠瞭進去,抓抓扒扒,它覺得這樣十分舒適,很像剛出生時,它和兄弟姊妹擠在一起搶奶喝的感覺,雖然它早忘瞭那時的一切瞭。它在娃娃堆中睡瞭一會兒,迷迷糊糊之中,又聽見瞭那熟悉的聲音——喀吱喀吱,喀吱喀吱喀吱。“絨毛娃娃雖然結實不到哪裡去,你來咬也不見得咬得破,何況是三個月大的小狗。”致嘉對於婷婷著敘述感到不可置信。

              “是你不懂!如果是三個月大的瑪爾濟斯、博美什麼的,當然咬不破,但是小拉是拉佈拉多,三個月已經很大隻瞭,它現在快跟路上的小野狗差不多大瞭!”婷婷不滿地反駁,“況且粉粉亂七八糟的身體就在它的窩邊,不是它咬的難道是我自己咬的?”“很有這個可能啊!”致嘉回答。兩人打打鬧鬧來到瞭熱鬧的市街,在幾臺夾娃娃機臺前逗留瞭一會,失去瞭十幾枚硬幣,得到瞭幾隻小娃娃。跟著他們來到瞭精品店中,決定要買一個能夠代替粉粉的熊型玩偶,兩人挑選瞭許久,婷婷看上瞭一隻四十公分高的鮮黃色熊玩偶,比原先的粉粉略大。在回程的車上,婷婷已經替它想好瞭名字,叫“橙子”。兩人買瞭宵夜,又租瞭兩片熱門電影,回到瞭婷婷的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