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22522'></fieldset>
    <span id='22522'></span>
    <i id='22522'></i>

    1. <dl id='22522'></dl>

      1. <ins id='22522'></ins>

        <i id='22522'><div id='22522'><ins id='22522'></ins></div></i>

      2. <tr id='22522'><strong id='22522'></strong><small id='22522'></small><button id='22522'></button><li id='22522'><noscript id='22522'><big id='22522'></big><dt id='22522'></dt></noscript></li></tr><ol id='22522'><table id='22522'><blockquote id='22522'><tbody id='2252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2522'></u><kbd id='22522'><kbd id='22522'></kbd></kbd>
      3. <acronym id='22522'><em id='22522'></em><td id='22522'><div id='22522'></div></td></acronym><address id='22522'><big id='22522'><big id='22522'></big><legend id='22522'></legend></big></address>

          <code id='22522'><strong id='22522'></strong></code>

          喊魂

          • 时间:
          • 浏览:21

              噩夢邊緣

             
          簡潔貞在最近開會的時候最容易走神,這個冬天特別冷,雪花覆蓋著窗外的大地,沒多厚的覆蓋顯得這個世界很臟,這樣的天氣埋伏在被子裡睡覺才是最安逸的選擇,而不是開著沉悶的經營分析例會,何況昨夜酗酒,身上散發著的味道讓坐在簡潔貞旁邊的人都能聞到她昨晚喝的是傑克丹尼。

             
          部門經理絮絮叨叨的語氣完全沒有跌宕起伏,這樣昏沉的下午,簡潔貞的上下眼皮沾到瞭一起。

             
          她夢見瞭陳國聯,遠遠地朝自己走來,跌跌撞撞的樣子顯得十分倉皇,揮舞著雙手喊著救命,全身都是濕漉漉的。他的腳腫得像面包,不斷地從小腿滲出黃色的粘液。陳國聯的周圍忽然出現瞭幾個女人,更確切的說是女鬼,灰白的臉上佈滿瞭詭異的笑容,拉扯著他的胳膊往後退。

              “
          救我啊。陳國聯微弱的聲音聽起來仿佛奄奄一息。

             
          簡潔貞的身體僵住瞭動不瞭,眼看著那幾個披頭散發的女鬼把自己的愛人拖入湖底,冒瞭幾個泡泡復又安靜瞭。

             
          部門經理嚴厲的聲音響起,我開會的時候請有的同事不要打瞌睡,身體不舒服可以請假回去休息。

             
          李虹跟簡潔貞是一個銷售組的,自從搭檔的男友在一次戶外野營意外死亡後根本不在狀態,整天喝酒買醉,說她喝醉瞭就可以看見自己的男朋友瞭。所以這個季度的化妝品銷售業績墊底,雖然覺得自己被連累,但還是對簡潔貞充滿瞭同情。

              “
          經理,她感冒瞭。李虹捅瞭捅半睡非睡的簡潔貞。

              “
          我休一個月病假吧。簡潔貞又夢見瞭陳國聯,睜開眼睛時眼淚汪汪,大概昨晚睡覺把被子踢開瞭,又喝酒又吹風,今天早上無奈地爬瞭起來。

              “
          批準,不過是無薪的。銷售經理冷冷地看著簡潔貞,不就是個男人嘛,犯得著影響工作嗎,本來是全公司業績第一的銷售人員,現在成瞭倒數第一名,有點恨鐵不成鋼。她不知道作為一個剩女,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單身未婚、學歷高、英俊多金、父母又很喜歡自己的男人有多麼不容易,眼看著要訂婚瞭,結果人卻死瞭,誰還能在短時間內投入到工作中呢。

             
          從會議室裡出來已經是下午三點,兩個小時的折磨讓簡潔貞有點痛苦不堪,李虹開車送她回去休息。

              “
          又夢見他瞭?”李虹把車裡的暖氣打開,順便遞給簡潔貞一包紙巾,看她淚眼汪汪的樣子就知道。

              “
          他讓我救他,我看見很多女鬼把他拖到湖裡去,可是我無能為力,下次再夢見這樣的情景,我一定會沖過去的。對瞭,李虹,你說這樣的夢意味著什麼?”

             
          李虹想瞭想,眼睛看著前方,聽我老傢的人說,這是去世的人陰魂不散,你要去他臨死的地方喊魂,大聲地喊他的名字,用力地喊,然後叫他回傢,這樣大概就好瞭。

              “
          這個月不好意思,連累你瞭,還要麻煩你送我回傢。簡潔貞不好意思地說道,因為狀態低迷,食欲又不好,自己的車都不開瞭。

             
          李虹安慰道,沒事,你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少喝點酒,對身體又不好,這隻是個意外,你終究還是要生活下去。

             
          車在陳國聯父母的住所停瞭下來,陳國聯去世半年瞭,自己每個星期都要來探望照顧他的父母,互相說說話,心裡有時候好過一點。

             
          他們大概出去買東西瞭,傢裡沒有人,一切都是靜靜的。陳國聯的父母早就把這個可愛又得體的女孩當成瞭自傢媳婦,所以三層樓的小別墅的鑰匙也給她配瞭一套,兒子死瞭以後,簡潔貞也在他墳前發誓說會照顧他父母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