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kzti9'><strong id='kzti9'></strong></code>
<acronym id='kzti9'><em id='kzti9'></em><td id='kzti9'><div id='kzti9'></div></td></acronym><address id='kzti9'><big id='kzti9'><big id='kzti9'></big><legend id='kzti9'></legend></big></address>

<dl id='kzti9'></dl>
  • <tr id='kzti9'><strong id='kzti9'></strong><small id='kzti9'></small><button id='kzti9'></button><li id='kzti9'><noscript id='kzti9'><big id='kzti9'></big><dt id='kzti9'></dt></noscript></li></tr><ol id='kzti9'><table id='kzti9'><blockquote id='kzti9'><tbody id='kzti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zti9'></u><kbd id='kzti9'><kbd id='kzti9'></kbd></kbd>
    <fieldset id='kzti9'></fieldset>

      1. <span id='kzti9'></span>

        <i id='kzti9'></i>

            <i id='kzti9'><div id='kzti9'><ins id='kzti9'></ins></div></i>
            <ins id='kzti9'></ins>

            逃不過那一劫

            • 时间:
            • 浏览:8

                1
                許選聽說這一帶要蓋房,頓時一驚,當天深夜,悄悄去瞭不遠處林子後的沙灘,見四周沒什麼動靜,拿起鏟子刨起來。
                這兒埋著一具屍體,名叫劉來。這事,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當時,他和劉來做生意,聽說劉來帶瞭三百萬的一張銀行卡,許選想占為己有,趁劉來不註意,將一種本地的巨毒桑樹根蛇放在劉來床上,在劉來睡覺時,將他咬瞭一口。劉來中毒,頓時昏迷過去,不一會兒就斷瞭氣。但許選在劉來身上僅搜出一萬多塊錢,十分喪氣,無奈隻好將劉來葬在這兒。
                一晃,兩年過去。
                如果這裡要蓋房,一旦發現這具骸骨,那就慘瞭,因此,他想把劉來的骸骨移走。
                沙地很松軟,很好掏,不一會兒就掏到瞭墓坑。許選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
                墓坑中沒有劉來的骸骨,竟然躺著個女人,月光下,一頭披肩發,睜著大大的眼睛含情脈脈地望著他,正詭異地笑著。他呆坐在那兒,不見對方有什麼動靜,用手撐地準備站起來。就在這時,女屍突然一跳,猛地躍起來,撲進他的懷中。
                他嚇得險些暈過去。
                女屍的臉貼在他臉上,感覺到很冷,很人。他渾身亂顫,膽戰心驚地問道:“你是誰?我們無冤無仇的,你幹嘛和我過不去啊。”可無論怎麼哀求,女屍仍不離身,仍緊緊靠在他懷中。
                好一會兒,他壯著膽子用手輕輕推開女屍,www.5aigushi.com這才發現對方不是什麼女屍,竟是個橡膠人,手上綁著兩根線,線的一端又綁在沙地上的一根樹枝上,做成一個機關。剛才自己爬起來時,一不小心撞動瞭那根樹枝,引動機關,才出現女屍跳起來的情況。
                他忙將橡膠人扔在地上。
                他猜測,一定有人知道瞭自己的秘密,故意嚇唬自己。可仔細想想又不可能,這事做得很秘密,警察都沒查出來,其他人怎麼會知道。
                突然,他冷汗一冒,難道說當時劉來沒死,此時來報仇。他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最近他總感覺有個人影跟著自己,可回頭又沒人,現在看來那個黑影不是劉來是誰?許選四周望望,壓低聲音喊道:“劉來,出來,我知道你來瞭。”
                可是,四野沉沉的沒有回音。
                他想去林裡看看,可那兒桑樹根蛇到處出沒,他最終沒敢去,如果被桑樹根蛇咬上一口,那就沒救瞭。就在他矛盾糾結時,隱約聽到那邊傳來響動聲,忙循聲追過去,到瞭那邊,連個鬼影子也沒看見。
                2
                無精打采地回到屋子,他隱隱感到屋內有些異樣,不由地回過頭四處觀察,透過外面的路燈光,隱隱約約發現,一個人影靜靜地躲在窗簾後,一動不動如同鬼魅一般。他心裡暗暗一驚,想起剛才那個沒追上的人,一定是對方提前到瞭這裡,鉆入自己房內躲起來,想等自己回來後,突然襲擊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他想到這兒,嘴角浮起一絲冷冷的笑,熄瞭燈,假裝大步上樓,走瞭幾步,又輕輕退回來,輕車熟路靠近窗戶,匕首一閃狠狠刺瞭過去,手感告訴他,刺中瞭。他絲毫不停止,咬著牙齒一口氣連刺瞭十幾下,這才停下來。但是,異樣的是,那人自始至終沒有反抗,也沒叫喊一聲。
                他帶著好奇心飛快地打開燈,一把拉開窗簾。
                窗簾後面站著個女人,身上一排刀眼,卻沒有一滴鮮血,正望著他含情脈脈地笑著,樣子顯得十分詭異,竟然是墓坑中那個橡膠人。他瞪大眼睛望著橡膠人,再也忍不住瞭,大叫一聲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