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ukozc'></fieldset>

    1. <dl id='ukozc'></dl>
      <i id='ukozc'><div id='ukozc'><ins id='ukozc'></ins></div></i>

        <code id='ukozc'><strong id='ukozc'></strong></code>

          <i id='ukozc'></i>
          1. <ins id='ukozc'></ins>
          2. <tr id='ukozc'><strong id='ukozc'></strong><small id='ukozc'></small><button id='ukozc'></button><li id='ukozc'><noscript id='ukozc'><big id='ukozc'></big><dt id='ukozc'></dt></noscript></li></tr><ol id='ukozc'><table id='ukozc'><blockquote id='ukozc'><tbody id='ukoz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kozc'></u><kbd id='ukozc'><kbd id='ukozc'></kbd></kbd>
            <span id='ukozc'></span><acronym id='ukozc'><em id='ukozc'></em><td id='ukozc'><div id='ukozc'></div></td></acronym><address id='ukozc'><big id='ukozc'><big id='ukozc'></big><legend id='ukozc'></legend></big></address>

            消失的影子

            • 时间:
            • 浏览:30

              這個故事,是大姨講給我的,是關於我們村那條大水渠的靈異恐怖事件。

              大姨傢有塊果園,地不大,剛好在水渠的閘口下面,水渠旁邊開瞭口小閘門,平時開一條縫隙,水順流而下形成瞭條溪流,經常有魚蝦從上面流下來,我和小表弟,沒事總喜歡跟村裡的孩童一起抓魚捉蝦。

              但那個地方非常陰森,還死過很多人,死的時候嘴巴裡全是沙子。

              有年夏天晚上,大姨剛做好飯,就見大姨夫牽著看地的黃狗,神色慌張的跑進瞭院子,好像後面有什麼東西在追他,進瞭院子轉手就把大門鎖瞭,一屁股坐在屋簷下的臺階上,滿臉鐵青的喘著氣,黃狗的腮幫子鼓鼓的,嘴裡也在嗚嗚的低吼。

              大姨趕緊出去,問,這是咋啦,跟鬼攆似的。誰知道大姨夫聽瞭渾身一顫,猛地抬頭看向大姨。

              “我……我真見鬼瞭”

              大姨說,當時大姨夫渾身都是腥臭的汗水味,那眼血紅血紅的,加上那受驚鐵青的臉,把她都嚇瞭一跳。但大姨夫哆嗦的說出的這句話,當時真把她嚇著瞭,趕緊對著門口吐瞭三口口水,一把把大姨夫拉回屋裡,緊張的問到底咋回事?

              開瞭燈,大姨夫慢慢放松瞭些,眼睛還是不住的往院門口看去,又轉頭看瞭看桌子上供著火神的神位,這才松瞭口氣。

              大姨夫說,下午去果園給果子打農藥,怕生蟲,天蒙蒙黑時,也剛好打完,準備好瞭東西打算回去,但這個時候狗突然狂叫起來,瘋狂不安的狂叫,把栓在樹上的鐵鏈子都撐的繃直,大姨夫就奇怪,順著狗叫的方向一看。

              隻見一個青年,穿著黑西裝黑皮鞋,從果園邊往水渠的渠洞裡走去。

              我們村都知道大水渠裡每年都會飄下來很多死屍,動物的,人的更多,而且這條水渠通過縣城,縣醫院就在水渠邊,聽說一些流產的死嬰,死胎,甚至還有生下來有殘缺的活嬰,都會被扔到裡面,還有不知死因的屍體順流而下,到瞭大姨果園上面的閘口,會被攔住,那渠洞裡陰氣極重,大中午的都沒什麼人敢來。

              大姨夫半蹲在狗身邊,還在想,這誰傢的孩子,膽子真大,眼看那青年快走到渠洞邊時,才猛然想起,那青年走路連聲音都沒有,果園下面是以前的河床,河床高低不平,石子很多,穿著皮鞋,他怎麼走的如此平穩?難道看到臟東西瞭?

              這一想嚇得大姨夫一身冷汗,抓著狗脖子上的鈴鐺,叮叮當當的搖瞭起來,就那麼一下,就那麼一下,在鈴鐺響的那一刻,大姨夫眼睜睜看著那青年忽然間就不見瞭。

              大姨夫嚇得魂兒都快丟瞭,趕緊解開狗鏈子,東西都沒顧的拿,慌慌張張的跑出瞭果園子,出口的小門都忘瞭鎖……

              而第二天,有人在水渠裡發現一具一身西裝,都被泡的發白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