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ryvy3'><em id='ryvy3'></em><td id='ryvy3'><div id='ryvy3'></div></td></acronym><address id='ryvy3'><big id='ryvy3'><big id='ryvy3'></big><legend id='ryvy3'></legend></big></address>
  1. <tr id='ryvy3'><strong id='ryvy3'></strong><small id='ryvy3'></small><button id='ryvy3'></button><li id='ryvy3'><noscript id='ryvy3'><big id='ryvy3'></big><dt id='ryvy3'></dt></noscript></li></tr><ol id='ryvy3'><table id='ryvy3'><blockquote id='ryvy3'><tbody id='ryvy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yvy3'></u><kbd id='ryvy3'><kbd id='ryvy3'></kbd></kbd>
      <i id='ryvy3'><div id='ryvy3'><ins id='ryvy3'></ins></div></i>

      <fieldset id='ryvy3'></fieldset>

      1. <ins id='ryvy3'></ins>

        <dl id='ryvy3'></dl>
        <span id='ryvy3'></span>

        <code id='ryvy3'><strong id='ryvy3'></strong></code>
          <i id='ryvy3'></i>

          恐怖故事之核桃

          • 时间:
          • 浏览:3

          怪事
              我最近和一個網友聊得火熱,聽說她還會驅鬼之術。我沒事兒聽她講講故事,隻當是一個樂子。
              一下晚自習我就跑回寢室,打算上網聽她講故事。誰想到,我剛一進門便看見大老彪和胡安蹲在地上,正在砸核桃。
              “快來嘗嘗,這核桃可好吃瞭!”胡安轉過頭,對我說。
              有這種好事兒,我自然不會拒絕。
              我湊過去拿瞭一塊核桃仁放在嘴裡。果然如胡安所說,這核桃香味濃鬱,隻不過這香味很特別,讓人回味無窮。
              隻一會兒的工夫,我們三個便把核桃給吃瞭個精光。
              “你這核桃哪兒買的?”我問道。
              胡安指瞭指地上裝著核桃皮的那個塑料袋說:“我和大老彪回來的時候,那個袋子就放在桌子上瞭。可能是曉宏買的吧!”
              曉宏是出瞭名的小氣鬼,要是讓他知道我們吃瞭他的核桃,他非和我們急不可。於是我們幾個人趕緊收拾好殘局,裝作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早早上瞭床。
              夜漸漸深瞭。
              不知睡瞭多久,我突然被劇烈的頭痛驚醒。我剛打算起身找點止疼藥,就突然發現對面床鋪的曉宏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瞭。借著淡淡的月光,我還隱約發現曉宏似乎在擺弄著什麼東西。
              “這麼晚瞭他不睡覺,這是在幹什麼呢?”我心裡正嘀咕著,卻突然看清曉宏手裡的東西原來是一支針筒!
              雖然月光並不是很亮,躺在被窩裡的我還是看清針筒裡面的液體好像是幽綠色的。我的心中猛地一驚,睡意頓時減去瞭大半。
              我對這傢夥的行為感到萬分疑惑。卻不料,曉宏猛地把針頭紮進瞭自己的胳膊,將那液體註射進胳膊裡。緊接著曉宏又把針頭拔出來,朝剛才的針孔下面大約三厘米的地方又紮瞭進去。我看著,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隻是一轉眼的功夫,曉宏已經重復著把針管裡的液體給兩個胳膊都註射完瞭。
              我嚇得頓時睡意全無,不由自主地往後縮瞭縮身子。看著曉宏胳膊上相距整齊的針眼兒,我的心中頓時升起瞭一股強烈的恐懼感。一陣寒風吹過,我的額頭上頓時冒出瞭冷汗。可還未等我徹底緩過神來,卻又發現曉宏的兩條胳膊竟漸漸腫瞭起來。原先有針眼兒的地方開始鼓起一個一個的大包,針眼兒也被越撐越大。隻十分鐘的工夫,原先針眼兒大的小孔竟然被撐出瞭眼睛那麼大的口子。絲絲綠色的液體從中流下來,我頓時感覺一陣惡心。
              “嘿嘿。”曉宏邪笑著,用衛生紙在胳膊上擦瞭擦。
              他又用手指把胳膊上的一個口子撕瞭撕。隻聽“哧” 的一聲,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曉宏就從裡面掏出瞭一個又圓又有棱角的東西。
              那居然是一顆核桃!
              又過瞭幾分鐘,曉宏的胳膊已經腫得比大腿還粗。而他的兩個胳膊上面也密密麻麻地嵌滿瞭核桃。我張著大嘴說不出話,曉宏卻陰笑著把核桃一個一個摳出來,裝進瞭塑料袋裡。
              “嘿嘿,讓你們吃個夠。”曉宏自語著,突然向我轉過瞭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