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pc63d'><strong id='pc63d'></strong><small id='pc63d'></small><button id='pc63d'></button><li id='pc63d'><noscript id='pc63d'><big id='pc63d'></big><dt id='pc63d'></dt></noscript></li></tr><ol id='pc63d'><table id='pc63d'><blockquote id='pc63d'><tbody id='pc63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c63d'></u><kbd id='pc63d'><kbd id='pc63d'></kbd></kbd>

    1. <span id='pc63d'></span>

      <code id='pc63d'><strong id='pc63d'></strong></code>
      <ins id='pc63d'></ins>

        <i id='pc63d'><div id='pc63d'><ins id='pc63d'></ins></div></i>
        <fieldset id='pc63d'></fieldset>

      1. <acronym id='pc63d'><em id='pc63d'></em><td id='pc63d'><div id='pc63d'></div></td></acronym><address id='pc63d'><big id='pc63d'><big id='pc63d'></big><legend id='pc63d'></legend></big></address>
            <i id='pc63d'></i>

            <dl id='pc63d'></dl>

            第四晚

            • 时间:
            • 浏览:3

              潘澤明的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到半夜。這一天,他快走到傢時聽見有人放歌,就跟著哼瞭起來。可是還沒哼幾句,就看見榕樹下有一團黑影,那是鬼的背影:它全身慘白,身上刀痕無數,刀口處膿血正緩緩地往外流。就在他嚇得瑟瑟發抖時,那鬼突然轉過身來,樣子極其醜陋地慢慢抬起左手,又抬起右手……

              他哪顧得上鬼這些奇怪的動作,嚇得驚叫連連,發瘋似的跑回傢。

              第二天,他見到自己的同事彭文,便說起昨晚的事。彭文譏笑道:“下班都能碰到鬼,這也太扯瞭。”

              “你不信?”

              “不信。”

              “那行,今天晚上下班你就跟我一起走吧,看那鬼不嚇死你!”

              於是他們下班後就一起回傢,結果榕樹下的鬼又出現瞭。這次它雙手合十地祈禱著,心臟變得透明,眼睛裡還流著血紅的淚,嚇得他倆扭頭就跑。

              第三天回傢時,潘澤明又聽見有人在放歌,但是這一次沒碰到鬼,就是鄰居傢突然熄瞭燈。

              第四天,潘澤明走到榕樹下時,彭文打來瞭電話。

              “澤明,昨晚我仔細琢磨瞭一下這件事,覺得有點兒不對。你回想一下,碰到鬼的這幾天你那鄰居是不是晚上都放歌瞭?”

              “是啊。他傢小兒子是搞音樂的,晚上經常放歌。”

              “都是什麼歌?”

              “第一天好像是放《青春修煉手冊》:跟著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第二天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和會流淚的眼睛:第三天我沒碰到鬼,但他傢放的是《醜八怪》這首歌:醜八怪,能否別把燈打開——我懂瞭,原來它是在做歌詞裡描述的情景!”

              事情終於弄明白瞭,手機也正好沒電瞭。潘澤明一抬頭,看見那鬼站在自己面前。

              隻見它用手指在身體上捅出一個血窟窿,蘸著鮮血在嘴上抹瞭起來。它嘟著鮮艷的紅唇,羞答答地向他走來。

              這時,鄰居傢傳來瞭張學友的歌:“我和你吻別,在無人的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