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oqfpt'><div id='oqfpt'><ins id='oqfpt'></ins></div></i>
      <acronym id='oqfpt'><em id='oqfpt'></em><td id='oqfpt'><div id='oqfpt'></div></td></acronym><address id='oqfpt'><big id='oqfpt'><big id='oqfpt'></big><legend id='oqfpt'></legend></big></address>
    1. <dl id='oqfpt'></dl>
      <ins id='oqfpt'></ins>
    2. <tr id='oqfpt'><strong id='oqfpt'></strong><small id='oqfpt'></small><button id='oqfpt'></button><li id='oqfpt'><noscript id='oqfpt'><big id='oqfpt'></big><dt id='oqfpt'></dt></noscript></li></tr><ol id='oqfpt'><table id='oqfpt'><blockquote id='oqfpt'><tbody id='oqfp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qfpt'></u><kbd id='oqfpt'><kbd id='oqfpt'></kbd></kbd>
    3. <span id='oqfpt'></span>

    4. <fieldset id='oqfpt'></fieldset>
      <i id='oqfpt'></i>

        <code id='oqfpt'><strong id='oqfpt'></strong></code>

        1. 不要在死人的靈前亂說話

          • 时间:
          • 浏览:5

            皮五沒什麼大毛病,就是愛說大話,但凡誰有什麼事兒,也愛湊上前,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得到,都會在人前誇下海口,當然他承諾過的事情十有八九是辦不到的,後來周圍的人都知道他隻不過就是愛過嘴癮罷瞭,對他說的話也就這耳朵進那耳朵出,反正隻不過是說到做不到,又無傷大雅的。

            雖然皮五這個毛病讓大傢覺得他是個沒什麼譜的人,但也有吃得開的時候,就比如說他的工作,因為在工作上很善於左右逢迎的,倒也混得不錯,眼看著日子越來越好,這口無遮攔的毛病卻更盛瞭。

            但後來發生瞭一件事情,卻讓皮五這多年的毛病一下子就改瞭。

            故事的發生是這樣的,皮五小時候是生活在一個小村子裡的,後來成年後去城裡打拼,混得還可以,於是就舉傢搬進瞭城裡,在城裡娶妻生子,不過皮五的一個叔叔還生活在那個小山村裡,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候,皮五還是會去村子裡看望叔叔。

            叔叔傢有一兒一女,女兒嫁到瞭很遠的地方,很少回來,所以叔叔嬸嬸就一直跟著兒子過,嬸子的身體不好,早兩年基本上就處於臥床狀態瞭,而兒子並不是個孝順的主,所以兩個老人的晚年也算得上過得有些淒涼,就在大傢都以為病怏怏的嬸子會走在叔叔前面的時候,意外卻發生瞭,原本身體還可以的叔叔被查出瞭癌癥晚期,眼見著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瞭,兒子便把他從醫院接瞭回來,用句不太中聽的話說就是等死瞭。

            叔叔彌留之際還在擔心著嬸子,清醒的時候就懇求兒子要對母親好一點,兒子總是有口無心的應著,直到老人過世瞭,也沒有徹底放下心來。

            皮五在叔叔過世後,就一直在村子裡幫著處理後事,到瞭晚上,還主動要求給叔叔守靈,幫忙的人天漸黑的時候就陸續回傢瞭,到瞭半夜,院子裡的靈堂就隻有皮五一個人。因為晚上的時候喝瞭點酒,就對著叔叔的靈位打開瞭話匣子,越說越沒有邊際,最後說道:

            “叔呀,你臨走的時候的擔心我都聽說瞭,沒事的啊,你就放心的去吧,如果兄弟對嬸子不好,我就把嬸子接到我那去,我給她養老送終,你呀就甭惦記著。”

            說完瞭就覺得眼皮很沉,迷糊的就睡著瞭,迷糊中好像還看到叔叔對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叔叔死後,叔叔的兒子也就斷瞭跟這些親人的來往,就算是偶爾皮五上門來看看,得到的也是不冷不熱的招呼,慢慢的皮五也就不在回村子裡的,隻是偶爾聽說那兒子對嬸子並不好,甚至為瞭讓她每天能少尿尿,就控制她喝水和吃飯的量。本來也想去傢看看,畢竟也是親戚,但也著實不想在看到那兒子的臉色,幹脆就想那畢竟是別人傢的事,自己一個外人也沒必要去找不痛快。

            再次回村的時候是叔叔去世一周年,在村子裡頭周年是個比較重要的日子,皮五回到村先到傢裡看望瞭嬸子,隻不過一年沒見,嬸子基本上已經瘦成瞭皮包骨,已經是意識模糊的狀態,因為他回來的比較晚,別人已經燒紙回來瞭,皮五隻得自己去墳地看望叔叔,他拿出瞭供品擺好,奇怪的事情卻發生瞭,供品擺瞭好幾次總是莫名的掉下來,最後好不容易擺好,皮五就在供桌前面的空地上燒紙,結果紙還沒剛點著,又刮起瞭一陣風,吹起的燒紙有幾張正糊在瞭臉上,伴著紙灰,就覺得嗆得嗓子難受,好不容易抓下來紙,就覺得嗓子像是堵住瞭什麼,說不出話,皮五對這怪異的事情開始膽怯,趕緊著離開瞭墳地,也沒在回村而是徑直去瞭鄰村一個有名的陰陽師傢裡,那陰陽師給他倒瞭水,這下皮五才能發出聲音,把剛剛的情形給陰陽師描述瞭一下。

            那陰陽師聽瞭情況,又默默的算瞭算,最後說:

            “你這的確是碰到瞭陰靈瞭,但他並不想害你,隻是想懲罰你一下,你是不是應承過什麼事情卻沒有做到,他這一出手就是沖著你的嗓子去的。”

            皮五想瞭想,叔叔生前自己雖然算不上對他好,但也是敬著沒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呀,至於應承,這時皮五一下子就想起瞭他在叔叔靈前說的話,莫不是為瞭嬸子的事,他把心中疑惑跟陰陽師說瞭,陰陽師斷定應該是這事瞭,於是讓皮五把他帶到瞭叔叔的墳前做一些超度的法事,嘴裡還說道:

            “到該去的地方去吧,他雖有不對,也受到瞭處罰,各有各命,自傢尚且如此,何必在遷怒於別人,你已是陰間之人,陽間之事已經不是你能掌握。”

            然後又讓皮五給燒瞭些紙錢,這次沒有怪事在發生,陰陽師告訴他,就是因為他的隨口應承,至使叔叔的靈魂在陽間留下牽掛,你卻又沒有做到,他也是一氣之下為之的,現在已經沒事瞭,最重要的是不要在亂應承,更不要在死人的靈前應承。

            那事兒後皮五就會經常的回村子幫著照顧嬸子,隻不是嗓子說話還是有點沙啞,所以他就盡量的少說話,沒有幾個月的時間,嬸子也去世瞭,皮五又給嬸子守瞭一夜的靈,卻是什麼也沒說,半夜睡著瞭,等醒來的時候發現原本沙啞的嗓子竟然好瞭。

            從那以後,皮五就開始管住嘴,不在雲山霧罩的瞭,人也靠譜多瞭。